時代先鋒

                      首頁  >  時代先鋒  >  正文

                      【文學】從匹茲堡到毛里求斯:追逐海浪,攀登高峰

                      發布時間:2019-03-27 18:18   點擊數:

                      意外開始的對外漢語教學路

                      趙亮,2015級對外漢語教學碩士。用一位學妹的話來說,大二的時候趙亮學長就在做考研經驗分享了,等到她都讀研究生了,趙亮學長還沒有畢業。聽到這話的趙亮,無奈地笑了笑,開玩笑道,不要讓我碰見她。

                      延遲畢業的原因在于兩年外派漢語志愿者的經歷。

                      可能當年心系方言學的趙亮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會走上對外漢語的道路,一次匹茲堡,一次毛里求斯,未來,甚或更多。

                      本科時,帶著對方言的熱情,他考取了阮桂君老師的碩士研究生。大四的暑假便跟隨老師一同前往湖北崇陽進行田野調查,后來又自己前往湖北荊門、沙洋等地對當地的三峽移民語言融合狀況進行探究。這般的熱忱與踏實老師也一直看在眼中,一有機會便帶著他前往北京參加學術會議,與方言學界的知名學者一道交流探討。但就是這一次會議,在趙亮心中埋下了一粒別樣的種子,日后逐漸生根發芽。原來,在參加會議期間,同行的一位師姐剛好從匹茲堡孔院回來,在她的講述中,海外的教學生活是那么新奇有趣,充滿生機,給當時雖已有成績但仍舊憂心未來的趙亮打開了一扇通往新奇世界的大門,給了他一次嘗試全然不同的生活的機會。2016年,他通過漢辦面試,前往匹茲堡任教一年。

                      初來乍到,喜憂參半

                      帶著憧憬來到匹茲堡,那時滿滿的新鮮感讓他至今記憶猶新。但很快,對匹茲堡的想象就被現實生活逐漸碾壓殆盡。在美國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很舒服,卻始終不能融入。即使被邀請參加聚會,也會看著熱鬧的人群而深感無所適從。“不過美國人尊重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會輕易評價,所以總體上還是舒服的,趙亮補充道。但更多的不適源于教學上的挫敗感,這種“怎么教都教不好”的感覺一直蔓延,一度讓他對自己是否適合這條道路產生了深刻的懷疑與動搖,也促使他在回國后暫時放下這段經歷,選擇到互聯網行業進行新的嘗試。

                      在互聯網公司的實習再次給了他轉機。2017年5月回國后,他前往北京一家運營漢語教學網站的公司實習,在這里他遇到了許多教學經驗豐富的對外漢語教師,正所謂實踐出真知,與老師的密切交流,讓他曾經在匹茲堡工作時的許多困惑得以明朗清晰。“以前沒上過課的時候,再是什么培訓什么講座,學的也是紙上功夫,無法理解到備課難產究竟是什么感覺,但正是因為在匹茲堡的教學實踐,讓我深深體會到了這些困惑,又在與專業老師的交流中得到了解答?!焙尾辉偃ピ囋嚹??他想,這一次,一定能做的更好。

                      小島印象,再次出發

                      “如果每一次都是遇到困難就退縮的話,以后做其他的事也不會長久吧?!?/span>20184月,趙亮再次被派往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是什么概念呢?其所在的小島,面積和深圳差不多大,是武漢的四分之一。70%的印度裔,23%的華裔,剩下的則是來自世界各國的人。說起毛里求斯,趙亮的眼中難掩愉悅,他繼續介紹說,這里最熱的時候也不過30°左右,最冷也在20°左右,氣候宜人,適合度假。毛里求斯又盛產甘蔗,用甘蔗釀制的朗姆酒是當地十分廉價的飲品,又因其無色味純常被用作調酒的基酒使用。陽光、沙灘、雨水、威士忌,構成了毛里求斯的初印象。

                      趙亮去的這一年是毛里求斯大學孔子學院成立的第二年,他和同行的志愿者是當地迎來的首批漢語志愿者。“雖然毛里求斯與非洲大陸隔海相望,但各方面的情況和非洲大陸很是不同?!壁w亮繼續說道,“如果在非洲,懂中文的人就有機會去當地的非洲中資企業工作,會比在本地企業工作工資高上20倍,對他們來說,學習中文就是向上攀登的階梯,因此一堂在非洲上的中文課,里里外外都擠滿了人。但毛里求斯很不同,這里經濟情況還不錯,人們學習中文大多出于興趣。

                      當每天的生活趨于按部就班,一切也都變得稀疏平常起來。每天早上,趙亮會騎著小電驢從公寓出發到學校上課,一周的時間里他的學生從稚嫩兒童變為大學生,再變為公司職員,再變為退休老人,上的課從綜合到聽說到建筑漢語再到太極拳。這些出現在對外漢語教學案例中的情況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了他身上,不過趙亮一應接下,并且做得很好。

                      在華人班,學生是一群退休的老爺爺老太太,他們屬于毛里求斯的第三、四代移民,大部分都不會中文,出于對祖先語言及文化的好奇來此學習。學習之余,老人們常常邀請趙亮一起去海邊游玩,或是去登山野餐。對于能夠被他們喜愛這件事,趙亮一直認為原因不在他自身而是這群老人本身的共情與關愛。

                      最有挑戰的工作莫過于在建筑公司教授專業性極強的漢語。最開始,趙亮得到的是長達100頁的建筑合同,這群甲方”學生明確提出要學習這些合同上的何種表達,從未接觸過這一行的他只能硬著頭皮上,先從翻譯開始,一點一點攻克。為了給幾位高管學生準備三小時的課程,他往往需要備一整天的課。不過,當這群學生在HSK1級、2級考試中獲得滿分時,一切的用心都得到了現實的表彰。趙亮說:“這些學生需要學習中文進行對中商業貿易,他們是所有學生中professional ’的人,該上課時就認真上課,絕不會像老爺爺老奶奶們那樣說出老師,我們今天不上課,我們去海邊玩吧。這樣的話。”趙亮笑著說道。那位曾在匹茲堡街頭徘徊的少年已不知不覺在講臺站穩了腳跟,深入其中,寓教于樂,得到了身為教師的滿足感與自豪感。

                      說起教學之外與當地人的相處,趙亮說即使是去打印店印幾本教材,也要和店里的所有人握一遍手打一遍招呼。一開始他們只是覺得人們很是熱情,總會主動握手,后來才知道,過去受殖民文化影響,毛里求斯的等級觀念十分鮮明。在學校,從管理者到教學老師再到行政人員最后再到其他諸如保潔、保安人員之間,有著鮮明的等級差別,當上級管理者遇到下級行政人員或者其他職員時他們最多只是打個招呼而不會握手,握手代表的一種地位的認可和尊重。即使知道了這些不成文的“規矩”,他和其他的志愿者也繼續友好地同每個人握手,我想這是我們在當地很受歡迎的一個重要原因吧。”他說。

                      今年6月,趙亮即將畢業,最近他已經收到了幾家教育單位的工作邀請,不過毛里求斯的陽光似乎已經深深浸染進了他的血液之中,如果有機會的話,他想繼續前往海外教授漢語,下一次可能去一個有著廣袤沙漠的地方”。如果不行就留在國內繼續教書,但無論未來是什么,于他而言都是快樂時盡情追逐的浪花,向上時努力攀登的高峰。


                      赔率最高的秒速飞艇平台